国王得摩丰在王宫里听到消息:外面的广场上全是逃亡的人,还有一
支外国的军队,一个使者要求把逃亡的人交给他处置。国王亲自来到广场,
从使者的口中听到了欧律斯透斯的意图。“我是亚各斯人,”库泼洛宇斯说,
“我要求带回去的是一批亚各斯人。他们是我们国王的仆人。忒修斯的儿子,
你大概不会丧失理智,为了庇护这些逃亡者,不惜同欧律斯透斯进行战争!”
得摩丰是一位沉着而又宽容的国王,他听了使者的话后只是说:“我还
没有听到双方的意见,怎能判定谁是谁非呢?又怎能决定进行一场战争呢?
这位老人,你是年轻人的保护者,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伊俄拉俄斯从神坛的石阶上站起来,虔诚地向国王鞠了一躬,说:“国
王,我第一次感到我是到了一座自由的城市。这里允许我讲话,这里有人倾
听我的讲话。其他的地方,我们却被驱逐出境,没有我们说话的权利。欧律
斯透斯把我们从亚各斯赶了出来。我们既然不能在国内逗留,那么他又怎能
说我们是他的臣民呢?难道逃出亚各斯的人在全希腊没有立足之地吗?不!
至少在雅典不是这样!这座英雄城市的居民不会把赫拉克勒斯的子孙赶出他
们的国土。他们的国王不会让请求保护的人被人从神坛这里拖走。你们放心
吧,我的孩子!你们现在是在一个自由的国家里,而且是和你的亲戚在一起。
国王啊,你所保护的不是外乡人,这些遭受迫害的人都是赫拉克勒斯的子孙,
而赫拉克勒斯和你的父亲忒修斯都是珀罗普斯的孙子,而且赫拉克勒斯还从
地府里救出了你的父亲。”
国王听完这些话,朝伊俄拉俄斯伸出手去说:“有三个理由让我有义务
保护你们,不能拒绝你们的请求。第一是宙斯和这座神坛,第二是亲戚关系,
第三是赫拉克勒斯对我父亲的恩惠。如果我让你们被人从神坛旁拖走,那么
这个国家便不再是自由的国家,不再是尊敬神衹的国家,也不再是遵奉道义
的国家!因此,使者,请你立即回到迈肯尼去,告诉你们的国王,我决不允
许你把这批流亡者重新带回去!”
“我走,我走!”库泼洛宇斯说,并威胁似地挥动手中的节杖,“我会带
领一支亚各斯的军队再来的。有一万士兵正等着我的国王发布命令。他会亲
自统率军队,真的,这支军队已经到达你的王国的边境了。”
“见你的鬼吧!”得摩丰鄙视地说,“我不怕你,也不怕你们所有的亚各 斯人!”
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听到这里都欢呼雀跃。一群年轻人从神坛上跳起
来,把手放在国王的手里,感谢这位慷慨的救命恩人。伊俄拉俄斯又代表大
家讲话,感谢国王和雅典的市民们。
回到王宫后,国王得摩丰紧急部署,准备对付敌人的侵犯。他召集了
一批占卜和善观天象的人,吩咐他们举行隆重的祭礼,他也邀请伊俄拉俄斯
和他带领的那些人住在王宫里。伊俄拉俄斯一再推辞,宣称他不愿离开宙斯
的神坛,他们愿意留在这里,为雅典城祈祷幸福。
“直到神衹帮助国王取得胜利后,”他说,“我们才愿意让自己疲倦的身
体在你们的屋檐下休息!”
这时,国王登上最高的塔楼,观测越来越近的敌人的军队。他召集他
的士兵,命令他们保卫雅典城,然后又和星象、占卜家一起商量。当伊俄拉
俄斯向神衹祈祷时,突然,得摩丰愁容满面地来到他的面前。“你说我该怎
么办,朋友?”他大声地说,“我的军队虽然准备抗击亚各斯人,可是我的
占卜家都说,这场战争要取得胜利,必须有一个条件,可是这条件我是难以
满足的。神谕明确告诉我们:你们不用宰杀牛犊和公牛,只要牺牲一个出身
高贵的年轻女子,只有这样,你们,包括这座城市才能指望取得胜利,并获
得拯救。可我怎么能这样做呢?我自己有个女儿,然而哪个父亲愿意作出这
样的牺牲呢?生有女儿的高贵人家,谁愿意把女儿交出来呢?这是一件会引
起内战的麻烦事!”
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听到国王的话,心情很沉重。“天哪!”伊俄拉俄
斯叫起来,“我们真像沉船遇难的人,刚刚爬上海滩,又被巨浪卷回大海。
希望啊,为什么像场梦一样呢?完了,孩子们,现在国王会把我们交出来的,
但我们不能因此而责怪他。”突然,老人的眼中闪过一丝希望。“你知道我们
该怎样拯救自己吗?你把赫拉克勒斯的儿子们留下来,把我交出去,送给欧
律斯透斯!他一定会把我处死,因为我是大英雄的伙伴,是他的忠实的朋友。
我已经是上了年纪的人,愿意为这些年轻人牺牲我的生命!”
得摩丰看着他,悲伤地说:“你的精神是高贵的,可是它帮不了我们。
你以为欧律斯透斯杀死一个人会满足吗?不!他要杀死赫拉克勒斯的子孙
们。你如果还有别的主意,那就告诉我。刚才的这个是主意行不通的。”

雅典的军队凯旋进城,伊俄拉俄斯又恢复了老年人的模样,他把捆住
手脚的欧律斯透斯带到赫拉克勒斯的母亲面前。“你终于来了!”老妇人一见
欧律斯透斯,愤怒地斥责他,“神衹的惩罚终于落到你的身上。你抬头看看
你的对头啊!正是你,多少年来用繁重的劳动和污辱折磨我的儿子。你派他
去捕捉毒蛇猛兽,想置他于死地。你把他赶入地府,不是为了让他永远回不
到人间吗?你还把他的母亲和他的子孙们全都赶出希腊。但你这一次却失算
了,你碰到并不畏惧你的淫威的人!这儿是一座自由的城市!现在你死定了,
你马上死倒应该为自己庆幸,因为你的罪恶实在够得上让人把你慢慢折磨 死!”
欧律斯透斯打起精神,强装镇静地说:“我死也无所谓,可是我还得说
几句话为自己辩护。我并不是出于个人的欲望将赫拉克勒斯作为仇敌的,那
是女神赫拉吩咐我这样做的,她叫我永远折磨他。我把这个巨人和半神当作
自己的敌人,只好被迫使他不得安宁。在他死后,我只好被迫驱逐他的子孙,
因为我相信他的子孙中一定有敌人,一定有为他报仇的人!
好了,现在听凭你处置我吧!我不求死,但死也不会使我感到悲痛。”
欧律斯透斯讲完这番话,显得很镇静,似乎准备去死。
许罗斯为欧律斯透斯说情,雅典的市民们也要求依据城市宽以待人的
习俗,对击败的敌人宽大为怀。可是赫拉克勒斯的母亲阿尔克墨涅不肯饶恕
他。她想起她儿子被迫作这个暴君的奴隶时所遭受的苦难;她想起孙女的死,
孙女为了击败欧律斯透斯甘愿献出自己的生命;她又设想她和她的儿孙们的
命运,假如他们成了欧律斯透斯的俘虏,那么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不!他该死。”阿尔克墨涅大声喊道,“不能饶恕他!”
欧律斯透斯转过身来对雅典人说道:“感谢你们,感谢你们为我说情,
我的死不会给你们带来灾难。如果你们给我一座坟墓,将我埋葬在雅典娜神
庙旁,那么我会作为一个受到礼遇的客人那样守护你们的土地,不让任何军
队越过边界。你们请记住,现在受你们支持和保护的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
总有一天会来袭击你们。他们会恩将仇报,破坏你们的美满生活。那时,我
这个赫拉克勒斯的世代仇人将是你们的救星。”说完这些话,他从容去死。

听到神谕的残酷内容,集合在广场上的雅典市民也发出悲叹声和哀怨
声,声音响得一直传到了国王的内宫。国王得摩丰在逃亡者进入雅典后不久,
便把赫拉克勒斯的年老体衰的母亲阿尔克墨涅以及赫拉克勒斯和得伊阿尼拉
所生的漂亮的女儿玛卡里阿藏在宫里,免得外人看见。阿尔克墨涅耳聋眼花,
听不到外面的声音,可是孙女儿却听到外面传来的悲叹声,她非常担心她的
兄弟们的命运,于是独自一人走出深宫来到广场上。她混在人群中,听到了
众人的议论,知道了雅典和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面临的灾难和危险,知道了
国王执行神谕所遇到的困难和麻烦。
于是,她无畏而坚定地来到得摩丰的面前,对他说:“我知道,你正在
寻找一个祭品,以保证战争取得胜利,并可救出我的兄弟,使他们免遭暴君
的蹂躏。神谕要你献祭一个高贵的女人,你忘了,赫拉克勒斯的女儿正在你
的宫里?我请求你把我作为祭品,因为我是自愿的,所以诸神一定会喜欢。
假如雅典城为了保证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的安全而甘愿承受一场战争,并且
愿意牺牲成百上千的儿女的生命,那么大英雄赫拉克勒斯的子女中为什么不
能有一人为取得胜利而牺牲自己呢?如果我们中没有人敢这样想,那么我们
这些人还有什么值得保护呢?”
伊俄拉俄斯和周围的人听了这番慷慨仗义的话,沉默了良久。终于赫
拉克勒斯的子孙们的保护者开口说道:“你不愧为赫拉克勒斯的女儿,不过,
依看我,还是让他的女儿们全都集中起来,抽签决定谁为她的兄弟们献出生 命。”
“我不希望通过抽签去死,”玛卡里阿说,“我是心甘情愿的。好了,不
要再犹豫了,否则敌人偷袭过来,神谕就无效了。”
说着,这位高尚的女子在雅典贵妇人的陪同下,坚定而快乐地走向死
亡,记事作文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