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如同不了解一个人,我们只知道一个名字代表一座城

原标题:兰州牛肉面,在这群青海人变成了兰州拉面,怎么回事?地球知识局

原标题:汾东土话之二:单音节词之二

图片 1

图片 2

汾东土话——小店方言词汇趣谈

常常看到建筑工地前的广告牌上信誓旦旦地写着各种各样的奇迹,譬如“世界上第一座移动电缆玻璃幕墙”、“中国第一条声、光、电、激光等高科技手段越江行人隧道”等等。

(⊙_⊙)

第二章:单音节词之二

还有奋力直追往上盖的摩天大厦,像拼搏的奥运健儿,在全球最高建筑排名上为中国争夺一席之地。

据说地球人民都关注分享我局了(⊙v⊙)

在第一章中,每篇短文只介绍一个单音节词。这一章每篇短文介绍两个单音节词,即两个单字。这两个字或字形相近,或读音相同,或意义相近,或意义相反,总之,作者觉得它们之间存在着某种联系,所以就把它们放在一起来叙述了:

“第一”、“之最”,是指在一定范围内,某样东西已经达到了极限,无法被超越。人们想借此令城市蜚声中外、声名远播,从而带来认可和创收。

地球知识局微信公号:地球知识局

01蹅与馇/ 02膗与搋/

中国等待独占鳌头的滋味等了几个世纪,在这场旷日持久的全民狂欢里,到处充斥了盲目与觊觎。推倒重建,乐此不疲,中国的崛起更像是一次复仇,因为只有复仇之心,才会令一个人对自己如此心狠手辣、求胜心切,不惜以自宫为代价。

NO.658-青海兰州拉面

03剟与掇/ 04垡与庹 /

“整个中国,哪个时期的遗迹都在消失,”作家张金起这样说,“这严重影响了我们对历史的理解和记忆。”

作者:虬髯史者

05玍与奤 06搿与掰 /

随着新一轮城市改造的启动,越来越多的人在这座城市之中赖以生存的空间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有的会试图在城市中寻找新的容身之处,而剩下的人则被迫离开。

制图:孙绿 / 校稿:董冬 / 编辑:棉花

07闬与啖 /
08呟与荷 /

失去地方文化的城市越来越不讨喜,徒留相应的名字。围城外的人仰仗名声蜂拥而至,只图带走数码相机里“到此一游”的证据。

对于“兰州拉面”或者是“西北拉面”这个餐饮种类,一方面,大众已经非常熟悉:它的分店开满全国各地,有着或简陋或精致的门面;另一方面,网络又使得各种各样关于兰州拉面的传言与争论不绝于耳。

09馂与馊 /
10膫与屌

如果说人与人之间的疏离是因为缺乏了解,那么土生土长的人与家乡之间沟壑难填,又该如何来平?

图片 3

11屘与蛮 / 12揇与喃 /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变了你又陪我经历过什么”▼

前面说的作家张金起在2005年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书《八大胡同里的尘缘旧事》,记录了大栅栏中妓院与鸦片馆的故事。

他说,恐怕至今没有一本书,单纯记录胡同里老百姓的生活与回忆,北京大小书店的架子上摆满了各种老北京地图、胡同名人逸事,给人一种印象就是老北京和胡同早就已经消失了。

“他们杀死了这条路。”比利时人Thomas愤怒至极,他自2011年跟着法国导师到了上海,在永康路上开出了第一家名叫实习生的酒吧,随后他俩经营的同类店铺在上海遍地开花、生根发芽。

可随着2016年8月永康路整体整治的推进,实习生酒吧连同这条街上大量其他的餐饮店和酒吧无一生还。

图片 4

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的《长乐路》与《再会,老北京》

终于,2013年书架上迎来了一本讲老北京人胡同生活的书,拜读过的人用“每看一页心都在滴血”来描述感受。

2018年3月,另一本以上海路名命名的新书,一经问世就成热议话题,人们还来不及细细咀嚼里面的内容,此番书名已是畅销书的保障。

有趣的是,这两本书的作者竟都是老外。为什么人们拥戴老外对中国城市“评头论足”?皆因两人是中国一线城市转型的在场者。

梅英东(Michael Meyer)和史明智(Rob
Schmitz)分别在1995年和1996年来以美国和平队志愿者的身份,第一次造访中国,在我国偏远城市执教英语。

图片 5

1964年《国家地理》一则报道中的图片美国和平队的志愿者们在课后与加蓬Ndendé地区的孩子们玩橄榄球

1961
年肯尼迪提出成立和平队,号召美国年轻人到海外从事教育、医疗和慈善等行业,通过“和平队”向发展中国家输出美国文化及价值观。

本着对中国的喜爱,两年服务期满,梅英东没有回国,反倒搬去了中国首都北京。他萌生搬进胡同的想法是2003年,因为当时的北京正式承办了2008年的奥运会,整个城市在悄然间发生着剧变。当时梅英东在中国已呆足了10年,他灵敏地嗅出北京胡同正在消失,“再不去探究一番,就没时间了!”

图片 6

翻修后的杨梅竹斜街大多住着城市的外来人口以及多家艺术性的工作室

所以2005年8月8日他搬进了大栅栏杨梅竹斜街。凑巧的是,68年前的这一天,日本军队地铁骑踏过大栅栏,穿越了前门,攻占了北京。

5年后时间来到2010年,上海成功举办了举世瞩目的世博会,史明智携妻子、18个月大的儿子举家搬到了上海,这是他完成“中美友好志愿者”服务后头一次回到中国。

和梅英东不同的是,史明智一家搬进的是前上海法租界内一条重要东西向街道上盖起的一片高档住宅区,他家窗户正对着上海一处最井然有序、保存最完好的石库门街区麦琪里,史明智见证了麦琪里从地图上被抹去,但这次不是日本人,也不是战争。

图片 7

麦琪里成了瓦砾场,他们曾是居住在这里的人们

两人把在居住期间的所见所闻浓缩成了两本书,字里行间穿越了中国近代百年。他们不无巧合地戳中了两个城市的敏感词:“拆”和“外来人”,视角却要比大部分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更为犀利、客观。国人拥戴他们,不仅因为他们陪城市走过重大的变革,更因讲出了万马齐喑的大实话。

来自某设计素材网站的——兰州拉面门头

13跑与躖 /
14 蜷与圈 /

“没有和我经历一样的事你有什么立场评价我的好与坏”▼

但是,写《长乐路》的史明智的一个做法我不敢苟同,那便是对一座城市妄加定论。

他在长乐路上的邻居冯建国,以炸葱油饼讨营生,他的爱人傅姨参加了一个由温州人开办的地下教会,并购买了多家温州企业的原始股,疑似卷入庞氏骗局。

图片 8

“温州人”三个字是商战书籍畅销大卖的保障,同时这三个字也代表了臭名昭著的一批人

史明智在书这样阐述:

傅姨身边尽是些温州人……她加入的地下教会是温州人,盖网的许多投资人也来自温州,这并非巧合。我作为记者在中国走南闯北,无论走到哪里,人们总把温州人形容最为糟糕的那种资本家,在全国各地到处设下庞氏骗局,迅速敛钱。温州人大量注资楼市,哄抬房价,形成泡沫隐忧。温州人利用老人们急切的心理,骗取他们钱财。温州人组织密集的民间放贷网,专门针对那些无法从国有银行申请到贷款的家族小企业,以高得离谱的利率向他们提供贷款。这些温州人是贪婪的恶魔,除了傅姨,我在长乐路上的街坊邻居提到温州人时从不会有什么好话。

这样的描述无疑是“地域黑”,给群体贴标签,划分你我之别。追溯成因,无外乎是文化差异带来的刻板印象,说到底还是因为无知。

就拿温州市来说,地理位置三面被覆盖着茂密森林的高山环绕,和中国其他地区长期处于隔绝状态。历史上,它是整条东海岸线上唯一的出海口。因为靠近台湾,政府曾把这座城市看作是潜在的轰炸目标和入侵对象,因此不愿花费什么人力物力投资城市基建,温州就是这样被遗忘,自生自灭。

因祸得福的是,当群众运动在全国各地蔓延,温州能够最大程度地躲过经济和精神上的打击。等到邓小平的经济改革方案浮出水面时,温州市早已拥有数以万计的小企业,一路高歌猛进。

由此可见,少数温州人悖离“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同其求生欲强、野蛮生长的发展历史密不可分,所以,没与一座城共患难的人,没立场评价它的好坏。

图片 9

如今骑着三轮带人逛胡同居然成了一种营生

在这一点上,和北京城共度了十余年的外国人梅英东,相较史明智截然不同。有一次居委会英语培训班的老年学生们七嘴八舌地抱怨“外地人”搬进了北京,不讲卫生、素质低下,把北京搞得乌烟瘴气。

梅英东立马看穿是因为有老外坐三轮来参观胡同,让住在里面的大爷大妈们感到尴尬,于是就鞭笞比自己更低一等的人群寻求慰籍。于是他立马以自己也是“外地人”打圆场,并且这样劝阻:

我说,他们不应该骂外地人,而应该同情他们。毕竟,他们也是街坊邻里,摆老北京的谱儿又有什么用呢?一旦墙上贴了拆迁的通知,在“无形巨手”面前,人人平等。

梅英东胡同里的街坊韩家夫妇、刘老兵一家、废品王都是城市的外来人,史明智在上海长乐路的邻居里三明治店的老板CK、花店老板娘刘女士和两个儿子、冯叔的爱人傅姨也都是。

人来来往往对于一座城市而言就像奔腾的血液。城市很无情,它不会挽留任何一个出走的人;城市也很宽宏,任何一个人的作为它都沉默无言。

全国统一设计方案

15熥与馏 16齆与齉 /

“如果你认识以前的我也许你会原谅现在的我”▼

我第一次亲眼见到北京是在奥运会之后,城市面貌成了我眼中北京初始的样子。我一直以为北京就是这样“长相平庸又无趣”,因为从没人告诉我过老北京的样子,但我能肯定地告诉你,上海原本不是你们现在所见的样子。

几十年了,许多人搬到上海又濒临离开。时间一往无前,空间变幻,往往裹挟着许多人生活的跌宕。

史明智的朋友在长乐路以南两个街区的一家古董店里淘到了一个鞋盒,里面又大约一百来封信,是1950年至1990年代,来往长乐路一处私宅与三千多公里外劳改农场的狱中家书,一笔一划记载着一个叫作王明的男人和一家九口人40年的沉与浮。

王明摆在当下兴许是足以与马云一较高下的商人,但生不逢时,1957年11月中旬冬至时,“以欺诈手段买卖国家控制商品”、“以非法手段谋取财产”等罪名被捕。

服刑16年完毕后,又因没有居住证,遣返德令哈改造农场待了6年,1979年才最终回家。乡音无改鬓毛衰,家中一妻五女一儿(其中小女儿因无力抚养送给亲戚),早已物是人非。

图片 10

上海以前的石库门,一个门洞一个世界

当史明智拿着这些信函,联系到已在美国纽约定居的王明独子王雪松时,他表示父亲已经去世,一切都会过去。

“我的父亲也不是什么伟人,就是个老百姓,一个普通人。”他指向一群出现在纽约法拉盛图书馆里笑意盈盈的中国老人,对史明智这样说,“和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任何一个中国人聊聊吧,我们都有相同的故事。”

王雪松的话不无道理,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掀起了一股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热潮,千百万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红卫兵和老三届响应毛主席“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插队落户”,据不完全统计,当年全国共有8000万的知青。

图片 11

知青上山下乡的岁月,是一首难以唱罢的歌谣

如今这一代人已经到了“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的年纪,当年的插队落户的经历,造成了很多一言难尽的故事,也造就了他们没有安全感、爱掌控的个性。90年代有一部电视剧叫《孽债》,道出多少上海知青和云南弃儿的心酸。

图片 12

1950年左右的北京朝阳区是工业生产地

“我当时被吓得目瞪口呆。”后来,一位建筑师回忆道。

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起,朝阳区就成为了北京市工业基地的主要所在地,化工、汽车、机械等传统产业都集中在这里。据一位曾经在这里居住的老住户回忆,当时没有一座楼超过10层,烟囱倒是有十几根……

“毛主席说要将北京从消费的城市变成生产的城市。我真的不太能理解。那么大一个中国,工业生产不需要依赖北京。北京应该像华盛顿那样环境幽静、风景优美的纯粹的行政中心;尤其应该保持它由历史形成的在城市规划和建筑风格上的气氛……那时候我还没那个觉悟,不知道‘毛主席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绝对真理’,但即便到了今天,我还是不能理解毛主席为什么希望‘到处都是烟囱’。”

这位建筑师名叫梁思成,是清末改革家梁启超的儿子,毕生致力于中国古代建筑的研究和保护。

梁思成的不解之谜,在许多许多年以后,一个叫梅英东的老外在他所著的《再会,老北京》一书里,详细谈及了对建筑遗产保护的看法,并走访了相当多的专家名人——他想救救奄奄一息的“老北京”。

梅英东在书里是这样写:“从1949年开始,北京就像对待身体的疥癣一般以担忧厌恶地心情对待旧城,削去了城墙,拆除了胡同。

这话似乎就能解释得通,是一把悬在北京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令北京心急如焚推翻所有象征着封建王朝、老旧腐朽的老建筑,以崭新面貌带来朝气与经济腾飞。

图片 13

北京大栅栏的胡同摇身变成步行街,不知该说“焕然一新”还是“面目全非”

旋即,全国范围内听从号召,神像庙宇以“整容”为目的去修复,满街的仿古复制品堂而皇之地将建筑遗产取而代之。

真正的北京胡同、上海的石库门,早已在奥运会、世博会之前化为瓦砾场。好在建设者的努力并没有白费,人们又能记住城市新的标志物了——北京有鸟巢、水立方,上海有东方明珠、国内第一高楼。

“历史上各代建筑风格虽然统一,但作品仍然多样,现代建筑尽管出现于不同国度不同民族,结果反而千篇一律。”伟大的建筑师密斯晚年的话成了可怖的预言。

中国在飞跃,中国的城市却在没落。随着地方文化都被陆续送进博物馆、历史书、旅游图册里,城市的精气神正变得面目模糊、无法辨识。

人们的物质生活水平提高了,记忆功能变淡薄了,对失去一些东西的疼痛感也随之麻木了,都以为自己世代生活在家乡,寸步不离便是对它的了解及占有。

人们对兰州拉面看似熟悉,实则陌生,总是出现一系列的误解。

17囟与璺 /
18揎与塇 /

-END-

我到过的地方做个推荐

To Be Continued

图片 14

今天的文章我们就一起来重温兰州拉面的发展历程。

19碹与楦 /
20踅与茓

常设展:老北京民俗文化展

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16号首都博物馆

免费09:00–17:00 周一闭馆

古都的命运早在北京赢得奥运会主办权之前的几十年,就已经被决定了。都说“新北京、新奥运”,那老北京去哪儿了?老北京只身进了博物馆,城南旧事已成过眼云烟。

图片 15

陈家的士绅与马家的师傅

21偧与拃

北京宣南文化博物馆

北京市西城区长椿街9号长椿寺

免费09:00–16:30 周一闭馆

一个地方性博物馆,浓缩了一座城的前世今生,九个展厅布置得相当用心,这份用心让来的人愿意放慢匆匆的脚步,听人文轶事娓娓道来。不炎热的季节,带上本书,览尽了北京宣南文化博物馆,在长椿寺院高台上坐着,寺里有奔跑的孩子和猫作伴,能沾些老北京的精气神。

图片 16

对于“兰州拉面”的起源,有一种说法是甘肃士绅陈维精摸索香料调配,然后委托回民师傅进行烹调、改良。

蹅与馇

上海城市历史发展陈列馆

上海浦东世纪大道1号东方明珠零米大厅

35元08:00–21:30

虽然坐落在不缺游客的旅游景点,但作为展现上海历史发展的一块招牌,陈列馆还是做得相当走心。以蜡像实景还原上海近代历史变迁,娓娓道来上海这座城市是如何由一个小村落发展成国际化大都市的过程。

图片 17

的确中国历史上,士绅往往会对餐饮业做出很大贡献。他们经常被认为是很多名菜的创始人,例如冒辟疆、江孔殷。

蹅,辞书上的注音为chǎ,释意有二,(1)踩,在泥水里走:蹅雨。蹅着泥走。(2)践踏,糟蹋,侮辱。

限期展:觉醒的现代性

上海黄浦区花园港路200号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免费11:00–19:00 周一闭馆

展览至2018年10月14日

他们中许多人后来成为一代宗师,开启中国现代建筑的发展历程,他们是毕业于宾夕法尼亚大学的中国第一代建筑师。展览同时呈现见证这一仲要进程的城市上海,在新旧共处、东西交融的历史阶段中的风貌。大量的文献、手稿、采访,花上几小时参观,相当于重访上海现代都市的肇始与蓬勃。

图片 18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太史蛇羹

小店地区农村的方言中其第一个意项读音为(zā),在具体使用时虽然也有踩的意思,但因小店方言中也有“踩”这个词,“蹅”字就重点表示人从高处往低处下来时脚要踩实踩稳的意思,大人看到孩子从房上踩着梯子下来时,就会大声地叮嘱“脚蹅得稳些!”。如果是从树上往下爬则要叮嘱他“脚先蹅住地”。

图片 19

在“蹅”的第二个意项上,小店方言的读音与普通话相同,但声调为入声。与其同意的“踩”字组成“蹅踩蹅踩”这样一个叠字词,有糟蹋侮辱的意思。比如嫁出去的闺女遭了婆家的虐待,娘家的兄弟不不愤了,就要召集上三亲六友们到亲家门上去“蹅踩蹅踩”,为自家的姐妹出气。过去小店地区的农村还有“图钱不照顾,蹅踩了一炕土”这样一个链子语,那是一个“黄风”(作风不好)婆姨被一个二流子“吃了白食”后说出来的怨怼话。

这些人在现代的眼光看来,无非就是一个个富二代,然而这些富二代对于饮食的要求非常高,用自己的资源去不断改善味蕾的感受。不过传统士绅饱受儒家经典教诲,内心深处往往有着“君子远庖厨”的想法,是不大可能亲自下厨的。

“馇”辞书上注音为(chā),释意为:熬东西时边煮边搅。组词例证有:馇粥,馇猪食。

远庖厨便可能被庖厨忽悠

“馇”字在小店方言中,由于片区的不同,读音也有差异,有的地方读音与普通话相同,有的地方则读为(zha),不过声调则都是入声的。从词义上来说,除了辞书上的熬东西时边煮边搅外,用得更多的地方则是把择好的菜放在开水锅里煮熟以后不直接食用,而是再捞出来拌凉菜吃。莲菜、豆芽、芹菜等可做凉菜的菜品,都是需要馇熟以后才能进一步调制的。过去在人们家的厨房里,常常可以听到“把藕根馇一馇吧”,“把凉菜馇上吧”这样的话。

图片 20

由于普通话和学校教育的普及,现在人们日常语言交际中,很少用到这两个字了,“蹅”被“踩”完全取代,“馇”的“领地”也被“煮”浸蚀的所剩无几了,在农村也是偶尔可从一些上年纪的老人们口中听到。新词产生,旧词消亡,语言发展的规律就是这样。新老更替,人类的发展又何尝不是这样,整个自然界的发展又何尝不是这样!

所谓的“远庖厨”,在现代意义上看也是有道理的。职业厨师是一种需要高度专精的工种,不是没受过专业训练的读书人可以做得来的。但在味觉这方面,品味高雅的有闲人士会根据自己的见多识广味蕾,来指导基本功过硬的师傅,最终促进餐饮业的发展。

“**”与“**”

专业起来也是很挑剔的

这两个字,人们看着眼生,使用也较少,确实是两个生辟字。但是在普通话还没有彻底普及,地方话还在顽强挣扎的太原郊区的乡村里,从人们的口头还能经常听到它们的声音。不过要想叫它们的“面孔”出现是很难的事。因为方言是祖祖辈辈口耳相传流播下来的,过去识字的人少之又少,讲方言的人大多是只知其音其义而不知其形的。

图片 21

膗,辞书上的注音为(chuái),释义为“肥胖而肌肉松”。太原小店地区的方言读为(chuài),读音相同,声调有异。从词义上来说,除了指肥胖臃肿肌肉松驰的人外,还兼指思维简单行动笨拙的人。人们贬损那些肥胖笨拙的人时,就说那人是个“膗膗”或者“膗拐子”。“膗”字在方言中也是一个在不同场合可以表示不同感情色彩的词,在骂人时可以是很浓烈的贬意词,在对自己的亲人说话时也可以是一个有疼惜意味的中性词。自己的小孩子在初学做什么事情时做不好,母亲也往往会说:你可是个“膗拐子”。

而在甘肃乃至整个西北地区,回民擅长做餐饮是出了名的。有一句名言:“回民路子窄,当差、医生、卖牛肉”。所以在另一些记载中,陈家与马师傅(可能不止一个马师傅)合作,对牛肉面进行不断地改良,加工。

农村的生活丰富多彩,农民的语言活色生香,常常对老词赋以新意,使其鲜活起来。最近我就在村里听到了“膗拐”一词的另类说法。近些年农村的换届选举中,有些村里出现了一些利用亲友关系“趸票”的人,村里人把这种人和这种行为叫作“膗拐”。究竟如何“膗”如何“拐”,咱就说不清楚了。

牛街美食你可曾听说过

搋,辞书上的注音为(chuāi),释义为:1、〔搋子〕疏通下水道的工具,用木柄插入橡皮碗制成。2、用手掌压、揉,使搀入的东西和匀:搋面。

图片 22

搋的第一个义项“搋子”,由于过去讲方言的农村人们住的都是平房,没有下水道这种设施,没有接触过这种东西,语言中也不会有这个概念。就是现在住楼房讲普通话的人们,对那个疏通下水道的工具也少有叫作“搋子”的,而是叫作“皮老虎”或“皮碗子”。可见现在经济上升教育普及而人们的词汇却日渐贫乏了。

基于陈维精祖孙三代都与回民师傅切磋烹调技术,并且在兰州也有宴请客人的记录,所以这个记载是比较可靠的。

搋的第二个义项在小店方言里由于地域不同,读音也稍有差异,有的地方读与普通话一样,在小店的一些村里则读为(chāi)。搋面是农家妇女常挂在嘴上的词儿,太原人的中午饭以面食为主,特别是吃手擀面时,那面团更是得搋一搋醒一醒,醒一醒再搋一搋,搋得次数越多,擀下的面越精到越好吃。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农村遇到红白喜事,早上要吃素饭擀面,素饭是指黄米熘饭,擀面是用白面中加稍许绿豆面做的。那面片要擀到薄如纸,提起来看能透亮的程度。对于和面和搋面的要求就更高了,是对农家妇女家务能力的“检阅”。在农村事宴上往往会看到许多农家妇女在那里抱着块面团一次一次地使劲地“搋”着,迟迟不肯下擀杖,因为她们心里明白,面团搋得越久,擀得面片越好。

不过相比起把“太史蛇羹”发扬光大的江孔殷,大多数人不大记得陈维精家族。这是因为真正把牛肉拉面发扬光大的是“马师傅”。“马师傅”们不仅亲自烹调牛肉面,并且积极投身商业贸易,算是一边做产品,一边做市场。

搋面的过程是一个反复揉捏的过程,方言中也就把人们日常争斗或打架时强者对弱者的反复欺凌戏耍叫作搋,村里街头有对抗的情况发生时,强势的一方往往会对弱势的一方说:“你不想好活的咧,小心老子好好地搋你!”也有的人在事后夸显自己在打斗中得了便宜时会说:“我把狗日的好好地搋了一顿。”搋不但指动手动脚的行为暴力,也可指口舌相加的语言暴力,儿子在外面捅了娄子,回去以后往往就会被他“大”搋一顿。学生犯了错误被老师狠狠地批评,也可以称为搋。

图片 23

“剟”与“掇”

作为食客之一,清代诗人张澍曾这样赞美“马师傅”:

“剟”(duō),是小店地区的老年人常挂在口头的一个字,小店方言的读音与辞典上的注音完全一样,它是一个动词,其意思与“甩”相近。用巴掌打人,就说是“剟你一干掴”。在一根短木棒头上扎块方布做成的用具叫剟椫子,人们下地劳动或出远门回来时用它拍打身上的尘土叫作“剟一剟”。养鸽子的人使用的一种长木把头上有一个圆网的捕鸟用具叫作剟拍,人们手持剟拍从上往下一“剟”就把鸟扣在里面了。由于“剟”有拍打和击打的意思,人们有时也把用语言敲打别人叫作“剟打剟打”。

“雨过金城关,白马激霤回。几度黄河水,临流此路拉面千丝香,惟独马家爷。美味难再期,回首故乡远。”

“剟”字是一个很古老的字,古代典籍多有记载,《说文》上的释义为“剟,刊也”。《广雅·释诂三》释义为“剟,削也”。《史记·张耳陈馀传》有“吏治榜笞数千刺剟”。
《汉书·贾谊传》有“盗者剟寝户之帘”。《现代汉语辞典》上关于“剟”的释义是“1、刺;击。2(书)削;删除”,但是没有列举例句,可见这个字已不多被现在的人们所使用了。太原方言似是个例外。

在这些“马师傅”中,有一位名为马保子的大厨师,把口味做到极致,最后打出了兰州牛肉面的品牌,使得西北的牛肉面得以成为西北餐饮的一个重要标志。马保子师傅的子孙也一直经营这个品牌,直到今天。

“掇”与“剟”在普通话里读音相同,都读duō,但在太原方言中稍有差异,太原方言的“掇”读入声,其韵母的开口度也略大。“掇”是一个动词,指用双手拿动某一物体,其意思约等于“端”。现在人们说的“端盘子”,在老太原人口中就说成“掇盘子”。“掇”字用得较多的地方是“拾掇”,收拾房间说成“把家里拾掇拾掇”;某件用具坏了修理修理也说是“拾掇拾掇”。引而申之,“拾掇”也用到了对人的管教和惩罚上,孩子在外做了错事大人往往会说“回去了好好地拾掇他”;甲讨了乙的便宜乙一时无法还手也会说“等我以后再拾掇你”。用“掇”组的词还有一个“掇弄”不得不说,由于“掇”字有用两手抬举器物不让其掉落地面的意思,“掇弄”一词在太原方言中便成了形容丈夫过分娇纵妻子和父母过分娇惯小孩的专用词,在村人的口头常可以听到“某某人把个新媳妇子掇弄得妖吊死的呀”,“某某两口子把个娃娃掇弄得成了个小霸王咧”。

所以,大多数兰州拉面馆在介绍兰州拉面时,都会设法和马保子师傅拉上点关系。

“掇”字在古代辞书中的解释是:1、拾取;摘取:掇拾。掇弄。 2、用双手拿,用手端。《易经》中有“患至掇也”。《庄子·达生》中有“承蜩犹掇之也”。《水浒传》中有“旁边只有一块大石头,掇将过来告了门”。《聊斋志异·促织》有“成益惊喜,掇置笼中”。看来,活跃在小店方言中的“掇”字,亦是一个很古老的文言字。

图片 24

垡与庹

春天的故事

“垡”。“垈”从辞典上查,读音为fá;义项有三:其一为耕地,把土翻起来,组成的词有耕~、秋~地(秋耕)。其二为翻起来的地块,组成的词有晒~、打~。其三为量词,相当于次,番;也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如这一垡子;那一垡子。古代诗文中运用的例证有《齐民要术·大豆》中的“逆垡掷豆,然后劳之。”和唐·
韩愈《送文畅师北游》中的“
余期报恩后,谢病老耕垡。”在现代汉语中“垡”字使用较少,已属于一个生辟字。

在马保子打出牛肉面的品牌之后,西北不少地区都开始形成把牛肉面当做早餐的传统。在一些老照片中,西北的人们吃牛肉面都是“拿着一大海碗,蹲在店门口,扒拉扒拉地解决。”

但在我们小店方言特别是小店的农民语言中,垡字还应用得比较多,作动词时,秋耕地现在仍然叫作“垡”地;作名词时,把耕翻过的松软煊虚的土地叫作“垡地”,春播秋播时农民们经常说“跟上牲口在垡地里扑腾上一天,困的人散了架呀。”不过,在这个义项上读音与辞典上的标注稍有差异,不读作fá而读作sá。作为量词使用时的“垡”,读音则与辞典的标注完全相同,意义则有所扩大,不仅限于“次、番”,也不仅限于相当长的时段,而是
扩大为“群”。过去了一群人,则说是“过去了一垡子人”。

像这种啦

“庹”。我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小的时候,村里贫穷落后,衡量长度的计量器具非常之少,不象现在这样有那么多长的皮尺短的米尺,人们能拿到手的只有农家妇女做针线用的那种一尺长的木板尺,要知道一个什么东西的具体长度很不方便,于是人们就把自己的身体作了计量器具:两脚各迈一次叫作一“步”,“步”也就成了那时一个衡量长度的计量单位;双臂往开一展,叫作一“庹”,“庹”也是那时人们常用的一个衡量长度的计量单位。人们两臂伸展的长度与人的身高相当,汉族的成年男人一般的身高约为五市尺,在当时乡村人的概念中,一“庹”也就等于五尺了。那时,人们常用“庹”来量杆子或绳子之类东西的长度,人们嘴里也常念叨“庹”这个词儿。在太原方言中,“庹”字的读音与塔相近。从辞书上查,“庹”这个字读
tuǒ,释义为“
中国一种约略计算长度的单位,以成人两臂左右伸直的长度为标准,约合五市尺。”随着社会的发展和计量器具的增多,人们量个东西的长短不难了,“庹”这个词儿从现在人们的的嘴里很少听到了,“庹”这个长度单位也没有人使用了。

图片 25

不过“庹”作为姓氏,还在网上很是红了两天。

直到今天,这种早点食用方式依旧存在于大西北的坊间。各族群众只要吃早点,都会想去面馆解决。面馆的师傅在面案上把面团抻得噼啪作响,煮熟后倒上热腾腾的牛肉汤,切几片牛肉,一碗牛肉面就这样大功告成。

“玍”与“奤”

嘿哈

“玍”与“奤”这两个字,确实是两个生僻字,书报的版面上难得见到,电视广播里播音员的口中也极少听到。但是在我们小店方言中,这两个词的出现频率并不算太低,常常可从人们的口中吐出来,在我们的耳边滑过去。

图片 26

先说“玍”,辞典上读音为(gǎ)释意为:“方言,(脾气)怪僻;方言,调皮。”不知这里的“方言”二字是专指我们小店方言,还是其他地方的方言中也有这样的含意。反正这个解释和我们小店方言中的一个意项是一致的,即脾气怪僻,我们小店方言中形容一个人脾气怪僻或性格暴躁时,人们就会说“那个人可玍哩”。形容人说话高门大嗓咋咋唬唬时,往往说“那人说话玍子嘛子地”。另外小店方言形容人言而有信说话掷地有声时的一个词“(ga)叭硬脆”,我想则应该用“嘎”字,而不是“玍”字了。

如此简朴的拉面风格成为大西北基层群众的一个重要记忆,不过在南方则难以想象。直到1980年代,社会开始走向包容与交流,大批北方的打工者离开故土与体制内,来到南方开始自己的奋斗,才带来了面食。

再说这个“奤”字,在辞典上它是一个双音词,第一个读音为(pò),释意为:“脸庞大”。第二个读音为(tǎi),释意有二,“一是中国一些地方对身躯肥大,行动笨拙的人的谑称。二是中国旧时南方人对北方人的贬称。”如果不是这次拾翻辞典,我还真不知道南方人贬称我们北方人为“奤子”,只知道南方贬称北方人为“鞑子”,而北方人贬称南方人为“蛮子”。在小店方言中,这个字的读音为辞典中的第二项,意思却为辞典中的第一项,即读音为(tǎi),意思为脸大,面子大。一个“大”字一个“面”字组成的“奤”字是个会意字,什么人面子大呢?当然是有权有钱的人了。太原方言中对那些手中有权兜里有钱牛X哄哄六亲不认脸面朝天的人,往往会说
“那人奤的”。对于因有了权或者有了钱而“奤”起来的人,人们其实是看不起来的,因此“奤气”也就成了一个损人的贬意词,有时候亲人熟人和朋友之间看到对方有不当行为或不雅言词时,也会批评说“看你的外奤气哇”。

广州一小部分兰州拉面的密度

两个小店人常挂在嘴边的词儿,对应的却是两个人们日常很少看到很少有人会写的生僻字,语言这东西就是这样,说它简单细究起来它还不简单,说它不简单,其实它也稀松平常,只要把心里的意思能表达出来就行了。

图片 27

搿与掰

有一位早年定居南方的北方大爷回忆初到南方的往事:“刚刚来南方的时候,餐餐吃粥,餐餐拉肚子,水土不服啊。”

“搿”与“掰”,这两个会意字很有意思,放在一起,叫人一眼就明白它们俩是反义词,也大致能明白它们的意思,但读音可就不能一目了然了。

我选择牛肉面!

“搿”字会意还兼形声,中间的那个“合”字就是它的声旁。经查辞书,“搿”读(gé),释义为:方言,两手合抱,引申为结交。例句为:“鱼搿鱼,虾搿虾,王八搿个鳖亲家。”在小店方言中,读音稍有差异,其音在普通话的(gé)与(ga)之间,声调为普通话里所没有的入声。意思则基本相同,意项又比辞书上的多点儿。妯娌两个经常明争暗斗闹彆扭,人们就说“那妯娌两个搿不着”。两户农民各养着一只大牲畜,而春耕播种时需要两个牲畜成“犋”来拉犁,于是两家便各出一个牲畜合作耕种,这样的行为叫作“搿犋”。有时候两个人之间关系好得不正常,或者两人合在一起做一些见不过人的事情,人们也说“那两个人‘搿犋’的一搭里咧”。男女之间的婚外情,人们也有叫成“搿套”的。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