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德修斯传达了阿喀琉斯的话,阿伽门农和其他王子们听了以后都沉
默着。一整夜,阿伽门农和他的兄弟都没有合眼,天还没亮,就心神不定地
起床了。墨涅拉俄斯把英雄们一个个地从营帐内唤醒,并鼓励他们振作起来;
阿伽门农则来到涅斯托耳的住处,他看到老人还躺在床上。老人从睡梦中惊
醒,他对阿特柔斯的儿子喝问道:“你是谁?怎么深更半夜地潜入我的营帐,
是寻找朋友呢,还是寻找走失了的牲口?你说,你到底来干什么?”
“是我,涅斯托耳,”国王小声地回答,“我是阿伽门农,宙斯使我遭受
痛苦的折磨。
我一刻也睡不着,我为丹内阿人的命运而担忧。我们去看看外面的哨
兵,他们是否都醒着。
因为说不定敌人会趁着黑夜偷袭我们。”涅斯托耳匆忙穿上羊毛紧身
衣,披上紫金外衣,抓起长矛,跟着国王在战船各处巡视。他们先叫醒了奥
德修斯,他即刻背上盾牌,跟上他们。
涅斯托耳又来到狄俄墨得斯的营帐里,把他推醒。“你这位不知疲倦的
老人,从来不睡吗?”他睡眼惺忪地说,“不是有许多比你年轻的人可以在
深夜放哨,并帮你叫醒大家吗?”
“你说得对,”涅斯托耳回答说,“我有足够的人,还有儿子们,可以代
我去干这些事情。但是我们处境困难,所以我不能不亲自出来。现在是生死
关头,你还是起来吧,帮我们去叫醒埃阿斯和梅革斯吧!”狄俄墨得斯即刻
起来,披上一张狮皮,并找来了两位英雄。他们一齐检查岗哨,看到哨兵没
有一个睡觉,他们都拿着武器,随时准备战斗。
几乎所有的王子都从睡梦中被叫醒了,大家又在一起开会。涅斯托耳
首先发言:“朋友们,我提个建议:如果有一个勇敢的人潜入特洛伊人的军
营,窃听他们的会议,或者抓一个俘虏,探明他们是留在这里准备战斗,还
是回城去驻守,那不是对我们很有帮助吗?对于这样勇敢的英雄当然应该重
赏!”狄俄墨得斯当即站起来,自告奋勇去执行任务,但是希望有一个人陪
他去。许多人都愿意去,他们是两位埃阿斯,迈里俄纳斯,安提罗科斯,墨
涅拉俄斯和奥德修斯。狄俄墨得斯说:“如果允许我挑选的话,我要奥德修
斯去。倘若他和我同去,我相信我们将一定能平安地回来,因为他是一个绝
顶聪明的人!”“不要过分嘲弄我或夸奖我。”奥德修斯说,“我们动身吧,头
顶上的星星告诉我们,黑夜只剩下三分之一了。”
两个人紧束铠甲,并化了装。狄俄墨得斯把自己的剑和盾都留在营内,
另从英雄特拉斯墨得斯处借来他的双刃剑、牛皮盾和既没有羽饰也没有鬃饰
的战盔。迈里俄纳斯把自己的硬弓、箭袋、利剑和镶有野猪牙的皮盔都给了
奥德修斯。他们离开了希腊军营,突然听到右上空飞过一只苍鹭。两人为帕
拉斯·雅典娜送来了吉兆而高兴,他们祈求女神保护他们今夜侦察成
功。 正当希腊英雄计划侦察特洛伊人军情的时候,赫克托耳也召集了会议,
作出了同样的决定。他答应给有胆量侦察敌情的人奖励一辆战车和两匹最名
贵的骏马,那是从希腊人那儿缴获的战利品。特洛伊人中有一位名叫多隆的,
他是着名使者欧墨得斯的儿子,颇受人尊敬。
他其貌不扬,但很富有。他听说可以得到阿喀琉斯的战车和骏马,不
禁怦然心动,表示愿意去敌人军营侦察和探听丹内阿人的会议情况。他即刻
背上弓箭,披上灰狼皮,戴上蛇皮盔,手执长矛出发了。他走的路正好是希
腊两个英雄走的路。奥德修斯听到脚步声,悄悄地告诉同伴:“狄俄墨得斯,
有人从特洛伊营房过来了。他可能是个探子,也可能是到战场上剥取尸体铠
甲的人。我们让他过去,然后跟踪他,把他抓住,或者把他送上大船去。”
两个人潜伏在路旁的尸体中间,多隆毫无疑虑地从他们身旁走过。他走过一
段路后,听到后面有响声,便停住脚步,以为是赫克托耳派人来召他回去。
在后面的人离他只有一箭之距时,他突然认出他们是敌人。他吃了一惊,撒
腿就跑,快得犹如一只被猎狗追逐的兔子一样。“站住,否则我就朝你投矛
了!”狄俄墨得斯大喝一声并掷出他的长矛。狄俄墨得斯故意掷偏,矛尖从
逃跑者的肩头擦过。多隆吓得面如土色,停了下来,站在那里,下巴颤抖,
牙齿打战。等两个英雄过来抓住他时,他哀求道:“饶了我吧,我是有钱人,
我可以给你们黄金,你们要多少,我给多少!”“别害怕,”奥德修斯说,“但
你要告诉我们,你在这里干什么?”多隆心里害怕,颤抖着说出了一切。奥
德修斯听后微微一笑,说:“你的胃口倒不坏,竟想得到珀琉斯的儿子的骏
马!现在我要你告诉我:你在哪里离开赫克托耳的,他的马匹在哪里?还有
他的兵器呢?其他的特洛伊人在哪里?同盟军住在什么地方?”多隆回答
说:“赫克托耳和王子们在伊罗斯大坟附近开会;士兵们没有特别的防范;
他们都在烤火取暖;一些同盟军的首领因为没有家室的负担,所以和大军分
开来睡,没有守卫。你们如果要进特洛伊人的军营,将会首先遇到色雷斯人。
他们的首领是瑞索斯,那是阿埃俄纽斯的儿子。瑞索斯的马高大而雄壮,奔
跑如飞,我还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马。他的战车用金银装饰,他自己穿着闪
亮的金甲,就像神衹下凡一样。行了,你们已经知道了一切,现在就将我送
上你们的战船,或者将我捆着留在这里,同时你们自己去证明我说的全是实 话。”
狄俄墨得斯脸色阴沉地看着他说:“我看出来了,你想逃跑。可是我的
手要让你永远危害不了亚各斯人!”多隆听到这话,吓得哆哆嗦嗦地伸出右

在特洛伊附近有个科罗奈王国,国王库克诺斯是海神波塞冬和一个女
仙所生的儿子,他由忒纳杜斯岛的一只奇异的天鹏抚养长大,因此得名为库
克诺斯,意即天鹅,他是特洛伊人的盟友。当他看到外来的军队在特洛伊登
陆时,未等普里阿摩斯求援,便主动赶来援助他的老朋友。他在国内召集了
一支大军,从后面悄悄地包围了希腊人的营地。这时希腊人正在追悼他们的
阵亡英雄。他们哀伤地站在火堆旁边,手里没拿战器,专注地举行帕洛特西
拉俄斯的火化仪式。突然,希腊人发现已被战车和武装的士兵包围。他们还
没有弄明白这些战士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库克诺斯便率领他的军队展开
了一场血腥的屠杀。幸好,只有一小部分亚各斯人参加帕洛特西拉俄斯的葬
礼。其他船上和营帐里的士兵迅速拿起武器,在阿喀琉斯率领下,迅速赶来
声援。阿喀琉斯站在战车上,挥舞长矛,左冲右突,刺杀敌人,杀得科罗奈
人抱头鼠窜,丢下一具具尸体。在混战中,他发现远处敌人的统帅正在追杀
希腊士兵。 阿喀琉斯催动雪白的骏马拖动马车,向库克诺斯奔去,面对面地朝他
挥舞手中的长矛,大声叫喊:“年轻人,不管你是谁,你死了也应感到安慰,
因为你有幸死在女神忒提斯的儿子的长矛之下!”说着,他扔出标枪。可是,
尽管他瞄得很准,标枪落在波塞冬儿子的胸膛上又弹了回来。阿喀琉斯惊奇
地打量着对手,好像他是刀枪不入的人。
“别奇怪,女神的儿子,”对方微笑着对他说,“这不是我的盔甲,也不
是我的盾挡住了你的标枪,我佩着这些玩意儿只是一种装饰,正如战神阿瑞
斯有时执着武器只是一种游戏一样。阿瑞斯根本不需要武器保护自己的神衹
之体。我即使脱下我的盔甲,你的标枪也不能伤害我的身体。我的身体如同
钢铁一样。你要知道我不是普通仙女的儿子,不,我是神衹的宠儿。我的父
亲统治着海神涅柔斯和他的女儿们。瞧吧,你的面前站着海神波塞冬的儿 子!”
说着,他把长矛朝阿喀琉斯掷去,矛尖刺穿了他的青铜盾面和九层牛
皮,到第十层牛皮时才扎住了。阿喀琉斯从盾中拔出长矛,又朝神衹的儿子
投来,但对方还是安然无恙,又掷了第三枪依然不能刺伤他。阿喀琉斯怒不
可遏,像头公牛用双角攻击挑逗它的红布一样横冲直撞,可是每次都扑空。
他又用梣木削制的标枪狠狠掷去,击中了对方的左肩,看见肩上一片血迹,
他高兴得大叫起来。
可是,他又高兴得太早了,原来这不是库克诺斯的血,而是他的身边
的战友被击中飞溅到他肩头的血。阿喀琉斯愤怒得咬牙切齿,他跳下战车,
挥动宝剑,朝库克诺斯刺去。可是库克诺斯体硬如钢,阿喀琉斯把宝剑都砍
断了。他在绝望中举起十层牛皮的盾牌,冲到对方面前,朝他的太阳穴猛砸
了三、四次,库克诺斯痛得头发昏,眼前发黑,微微后退,不幸绊在一块石
头上,摔倒了。阿喀琉斯抢前一步,抓住库克诺斯的颈子将他按在地上。阿
喀琉斯用盾牌压住他,双膝抵住他的胸口,用他盔甲的皮带勒住他的喉咙,
将他勒死了。科罗奈人见他们的国王跌倒在地,顿时丧失了斗志,在惊慌失
措中纷纷逃窜。
这次袭击的结果是,希腊人乘机侵入库克诺斯的王国,并从都城墨托
拉带走了国王的儿子,作为战利品。然后,他们进攻邻近的基拉国,占领了
这座坚固的城池,满载着战利品回到他们的营地。

希腊人正在同国王忒勒福斯告别时,特洛伊城的几座城门突然大开,
全副武装的特洛伊士兵在赫克托耳的率领下像潮水似地冲过斯康曼特尔平
原。那些驻扎在最前面的希腊士兵急忙拿起武器抵抗涌来的敌人,但众寡悬
殊,招架不住。他们抵挡了一阵,终于使驻扎在营帐里的其余的希腊人集合
起来,摆开阵势朝敌人进攻。战争开始了,形成多种战局:赫克托耳所到的
地方,特洛伊人就占优势,在离他很远的地方,特洛伊人则被希腊人击溃。
在希腊人中,首先被特洛伊英雄埃涅阿斯杀死的是伊菲克洛斯的儿子
帕洛特西拉俄斯,他在祖国刚订婚就远征特洛伊。在登陆时他是第一个跳上
岸的希腊人,如今他最先阵亡了。
他漂亮的未婚妻拉俄达弥亚是阿耳戈英雄阿卡斯托斯的女儿,她那么
悲伤地和他告别,送他去打仗,现在她永远见不到他的新郎了。
现在,阿喀琉斯还远离战场。他把国王忒勒福斯一直送上船,怀着依
依惜别的心情目送船只远去,直到在海面上消失。忽然克罗斯急匆匆赶到他
跟前,抓住他的肩膀,喊道:“你到哪里去了?希腊人正需要你!战斗已经
开始。敌军统帅赫克托耳凶猛得像头狮子。国王的女婿埃涅阿斯,还打死了
我们的帕洛特西拉俄斯。如果你还不去作战,将有更多的英雄会牺牲。”
阿喀琉斯急忙穿过营帐中的小道,回到自己的营房,这时他才大声呼
唤他的帖撒利士兵拿起武器,和他一起奔赴战场。阿喀琉斯的攻击像旋风一
样猛烈,连赫克托耳也抵挡不住。
阿喀琉斯接连杀死普里阿摩斯的两个儿子。和他并肩作战的还有忒拉
蒙的儿子大埃阿斯,他身材高大,超过所有的丹内阿人。在两位英雄猛烈的
攻击下,特洛伊人如同鹿群遇到了凶猛的猎犬,纷纷逃窜。他们退回城里,
闭门不出。希腊人从容地回到船边,继续扩建他们的营盘。阿伽门农指派阿
喀琉斯和埃阿斯守卫船只,他们又派了其他英雄分别守护各自的战船。
帕洛特西拉俄斯被隆重安葬,他们将他放在高大的柴堆上火化,然后
把他的骨灰埋在海湾半岛上的一株枝叶繁茂的榆树下。葬礼还没有结束,特
洛伊人又发起第二次攻击,他们又紧张地投入战斗。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